您的位置:主页 > O2O

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云南网台]-云视网 云视传


发布:   2017-09-17 17:57  来源: 网络整理

新华社上海6月5日电(记者周琳)似乎没有人能准确定义B站,他的运营者陈睿也不例外。1978年生的他,正运营着拥有中国最年轻用户的网站bilibili(B站)。

他不焦虑、似乎也不困惑。他的头像常年《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的主角御坂美琴,这也是B站名字的来源;他对为什么流行的是B站,以及B站为什么是B站,并没想过一二三的准确原因。

他不再多提孤独,而是提放松,似乎在和自己内心和解。他说,未来几十年他只做一件事,就是期待能为这群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提供一个互相交流、产生快乐的地方。

7年:二次元不是B站,B站才是B站

3月份陈睿发了12条朋友圈,除了一条是关于足球、一条飞机晚点的,其他全是“二次元”。但在他看来,二次元不是B站,甚至不是B站的首要特征。

“B站最大的标签,就是B站。每一个标签都分别能够代表B站的一个面,但也只是一个面。”陈睿说,虽然说二次元文化的普及,B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B站不能代表二次元,二次元也不是B站的最首要特征。

陈睿2011年开始参与B站的创始团队,那时候这一网站用苦苦支撑来形容也不为过,谁也不知道它以后会成为一个文化、一个标签、一个如此大的社群。

7年过去,它已汇聚了超过1.5亿个活跃用户,其中90%都是90后甚至95后。超过2/3播放量来自于用户自制和原创视频,每天有超过1万个用户自制和原创的视频通过审核,超过100万个活跃的UP主,超过7000个文化的创作圈子,播放量最高的视频是一个没露脸的女孩子用古筝谈动画名曲……年轻人为什么会聚集在这个网站?

从四个年轻人因为爱好动画、音乐、游戏而聚到一起,到零散交流、主动创作,再到聚集一大批有着这样爱好的年轻人,B站的诞生和发展是一个自然而然、且不断涌入年轻人的过程。“社会的大规律是朝这个方向走的,B站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陈睿说,即便在一开始,B站没有所谓的发展方向,但我们都知道B站“是什么东西”。所以到现在,B站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

“本质上,它创办的初始,是为了给用户带来一种文化或者内容交流的快乐,是一群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互相交流产生快乐的地方”。陈睿说,《我在故宫修文物》3集纪录片在B站有超过200万次播放,远超其他平台,原因就是“在这里,可以找到一群同好和我一起看。”

不了解或者不看B站的人,会觉得和看B站的人之间,似乎真的中间有一层窗户纸、次元壁,这个结界很难被打破,结界内部的人似乎也不希望它被打破。他们似乎成为一个独特的存在,当Bilibili成为上海男篮赞助商时,曾有人开玩笑以后场上会有三种球迷,主场球迷、客场球迷和B站的球迷。

“之所以大家好奇,是因为Bilibili在大家看来,不是一个商品的品牌,他是一个带着温度的社区文化品牌”。陈睿说,做这个赞助是因为两家“一贯要做的事情是一致的”,都是内容的提供者和扶持者。“我比较幸运,我喜欢的是这个,而我做的也是这个。当我在这里,我就是B站的这一面。”

17年:小众不是非主流,有话语权就是主流

陈睿很符合“技术男”的定义:2001年加入金山软件;2006年任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2008年离开金山,创立贝壳安全;2010年贝壳安全被金山并购,成为金山网络(现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一路技术背景。

他经历了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的起承转合、此起彼伏,认为第一代企业成功的重要原因是人口红利。“那时候互联网是一个全新的平台,这个平台你可以认为是一种新的生产力,和蒸汽机一样,这种生产力是从信息端开始的。”陈睿说,互联网成为世界的基础组成后,自己十年内在互联网企业的经历,如同一个技术工人一样,在完成城市的建设。这个城市,得有路、得有水、得有电,然后得走起来安全、电不会随时断。

但是,互联网基建越来越成熟,人口红利不会一直持续,基建和平台越来越成为创业公司做不了的事情。而基于互联网基建之上各种服务,会变成互联网行业新的机会。

在一次回忆里,陈睿这样写自己:我是第一代网民,我在金山做一个程序员,金山用一条24小时的专线。以前上网都是用电话拨号的,那时候只要我上网,我家就与世隔绝了,因为别人电话就打不进来了。QQ最早是聊天软件。我就问新浪:腾讯能做起来吗?新浪就说:当然不行,QQ都是小孩用的。我当时觉得好有道理,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小孩都会长大的。从大家开始用QQ到大家都用QQ只用了三年。“所有的流行产品一开始都是小众产品”。




游戏

IT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