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空间站上每一滴水都很珍贵,连宇航员的尿液也会被回收,经处理后重新变成饮用水。不过正如美俄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都有分歧一样,空间站上的两国宇航员在“喝不喝尿”的问题上也分为两派,美国宇航员喝这种回收水,但俄罗斯宇航员不喝。

喝起来跟瓶装水一样

美国航天局负责管理国际空间站上水系统的官员莱恩·卡特近日对媒体披露了相关趣闻。他说,国际空间站上回收水的来源可以是宇航员的尿液,也可以是源自空 气中水分的冷凝水,后者再往上溯源就包括宇航员的汗液、洗澡时的水分,甚至是空间站上的实验动物撒尿后蒸发到空气中的水分。

但是经过处理后,“这些水喝起来就跟瓶装水一样”,卡特说,“前提是你能过得了心理关。”实际上,经过空间站上相关设备处理过的这些水比我们日常生活中喝的许多水都要干净。

加拿大宇航员克里斯·哈德菲尔德曾经在2013年于空间站上录制的一段视频中透露,空间站上93%的水分都会被回收再利用,每年可以回收约6000升水。上图就是他在空间站上喝水的场景。

宇航员们分为两派

不过,喝不喝这些回收水,宇航员们分为两派。这是因为从美国和俄罗斯合作建设空间站开始,就存在两套各自独立的回收水系统。俄罗斯舱段沿用了和平号空间 站上用银离子消毒处理水的技术,而美国舱段沿用了航天飞机上用碘净化水的技术。卡特说,这样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万一其中一套系统出了问题,另一套系统还 能继续回收利用水。

两套系统回收水的来源不一样,它们都回收冷凝水,但只有美国的系统回收尿液,而俄罗斯的系统不回收尿液。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宇航员喝从尿液回收的水,而俄罗斯宇航员不喝。

那俄罗斯宇航员的尿液怎么办呢?这不是有国际合作主义精神嘛,他们会将尿液装袋,然后送去美国舱段那边。卡特说,美国舱段的水系统也回收处理俄罗斯宇航员的尿液,但取决于有多少时间做这事,并不是100%地回收处理俄罗斯尿液。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王杰9年下来从全国爱心人士那里收了700多万元,有多少用于资助贫困学子(严格说是“贫困女学子”)?又有多少是用在了其他“关节”上?要查清这点,其实不难。关键是看当地有关方面愿不愿意查了。

高管慷国家之慨,饱自己之私囊,国企已经成为高管们权力套现和腐败寻租的大温床。再不下狠心治理,国企赚再多钱也不够内部分赃,跟国家无关,与全民无关,那是国企内部少数有权者的金库,是他们的金钱帝国。

别担心,李嘉诚们,不会跑。他们只是现实的逐利者,跟他们谈道德有时真是隔了一道。不过,中国毕竟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消费市场,只是现在爬坡过坎,总有阵痛。关心李嘉诚们跑不跑,还不如低下头来仔细看看我们出了哪些问题,怎么深化改革。

抗战剧是政治绝对正确的电视剧,总局必然是提倡和鼓励的,甚至要在特别的时段予以特别的支持。同时从市场化的角度考虑,领导们并不像专家或媒体一样要求死守历史细节,而是鼓励一定程度的浪漫主义想象。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